幸运28app官网下载 > 高端制造产业 >

共和国的长子--一汽解放 铸就了属于汽车行业的王者荣耀

2018-09-07 19:44

  回望改革开放以来的40年,有这样一个企业,他既是中国汽车工业从无到有的亲历者和见证者,也是民族品牌从弱到强的参与者和领导者。他被誉为共和国的长子,汽车业的摇篮,他就是。1953年7月15日建厂,1956年7月13日出车,一汽早已跨越一个甲子,迎来65岁的生日,而解放卡车也先后缔造七代经典产品,走过了62年的发展历程。解放,虽然只是一台卡车的名字,但它身上罩满了炫目的光环。让它从诞生到成长都为世人所瞩目,它的每一次进步,都牵动着一汽人乃至全中国人的心,继而为它欢呼,为它喝彩。

  沧海横流,方显英雄本色,大浪淘沙,始见真金风采,六十余年来,特别是改革开放40年来,解放一路风雨兼程,澎湃前行。虽几经艰难,却保持常青,以王者气概,成就英雄荣耀。

  有一种车,生来就注定了不平凡,这就是解放。刚解放后的中国,处于缺重少轻、没有成型汽车厂的困难局面。1949年12月16日,毛席东主席前往苏联访问。访苏期间,参观了斯大林汽车厂,他对随行同志说:我们也要有这样的工厂。1950年3月重工业部汽车筹备组成立后,先后到北京、石家庄等地为汽车厂选址,最终确定厂址定在长春。1953年6月下旬,毛主席为一汽题词第一汽车制造厂奠基纪念。1953年7月15日,第一汽车制造厂隆重举行奠基典礼,新中国的第一座汽车厂拔地而起。

  工厂已建,出车在即。这第一辆车叫什么名字呢?工厂由毛主席命名,汽车名字也应主席确定。毛主席说,你们要我起名字,你们可以先提出预选方案来。最终,毛主席从解放、胜利、前进等五六个名字中圈定了解放。一汽使用了毛主席为《解放日报》题字解放的手写体。从此,一个具有划时代意义的名字如王者出世,被华夏九州人民铭记。

  1956年7月13日,崭新的第一辆解放牌载货汽车从生产线辆解放牌汽车在欢声笑语和雷鸣般的掌声中徐徐驶出生产车间,这标志着第一汽车制造厂的三年建厂目标如期达到,从此结束了中国不能制造汽车的历史。庆祝会后,400多名劳模、先进工作者等的坐上新装配成功的解放牌汽车,组成报捷车队,与全厂职工见面,驱车向省、市委报喜。全厂职工从四面八方汇聚到厂中央大道,来观看自己亲手制造的第一批解放牌汽车。许多人抚摸着车上刻着中国字的国产汽车,感到无比喜悦和自豪。人们不断向车队抛洒五彩的纸花,没有纸花的就拿高梁、苞米、谷子往汽车上抛洒。在市政府门前,路被人海堵住了,连一道缝都没有,只好在维持秩序同志的指挥下,用最缓慢的速度前行。许多人都想坐到车上去, 有的人站在脚踏板上,就连前保险杠上也坐满了人。一位白发苍苍的老大娘非要坐一下我们国家制造的汽车,当汽车停下来让她坐一会儿后,她高兴地说,我可坐上咱们国家自己制造的汽车了,活得真值个儿。

  当中国第一批国产车生产出来时,搞文艺的刘忠激动不已,编了《老司机》的歌词,请作曲家先程谱了曲。从此经久传唱,五十岁的老司机我笑脸扬,可就是没见过中国车啥模样,盼星星盼月亮,盼到了国产汽车真就出了厂哟嗬嗬

  20世纪八十年代初,三十年一贯制让解放卡车步履维艰。由于竞争对手新车的竞争、进口车的冲击和国内银根紧缩等方面的影响,老解放市场萎缩,销量由过去的每月六七千辆下降到两三百辆,一汽的停车场里不进车不出车,草比人高,当年引以为荣车的海洋如今已经变成斑驳陆离的耻辱。老解放到了非转型不可的关键时刻。1986年春节后第一天上班,耿昭杰厂长将员工召集在广场开会,整个会场的气氛十分严肃。他将转型战役称之为愚公移山,背水一战。

  其实,摆在一汽面前的最大困难并不是新车研制问题,而是既要做到不减产,又要不减少收益,即新老产品如何交替生产问题。按照国外的做法,一般都会实行新老产品共同生产的并轨制,即一条生产线试制新产品,另一条生产线仍然生产老产品,这种新产品慢慢取代老产品的方法,也比较保险。但是一汽在当时的情况下只有一条生产线,只能采取短暂停产,改造生产线,将老产品更换成新产品,即采取单轨转换制,这就增加了风险性。但一汽最终还是做出了单轨垂直转换的方案。

  1986年7月15日,解放CA141完成批量试生产,换型转产目标顺利完成,新车型投产那天,如同29年前一汽建成投产时一样,当全新的具有80年代水平的新解放缓缓驶下自动装配线时,全厂都沸腾了,数万职工拥挤在生产线边欢呼跳跃,许多老汽车人的脸上流下激动的泪水。随着解放CA141一辆一辆驶下生产线,一汽从此开始了新的历程。1986年9月29日,最后一辆老解放从装配线上驶下,这辆三十年来累计生产了128万辆,占到全国汽车保有量二分之一的传奇车型就此告别历史舞台。

  1987年1月1日,CA141正式投产,在不到1年的时间里,通过了充满风险的质量稳定期。1987年7月15日,一汽换型转产工程顺利通过国家验收。转产第一年的时间,一汽就实现了6.2万辆的投产能力,1988年汽车产量达到8万辆。这次转产意义非常重大,不仅为国家节约了大量资金、而且积累了宝贵的经验,充分展现了一汽人身上蕴藏的那种争第一、创新业的精神。1987年9月,解放CA141被评为国家一等品,并在次年荣获国家科技进步一等奖。

  时任国家经委副主任的曾说:一汽换型改造是一个奇迹,一汽1号门的中央大道上,矗立着一个高5米宽2.5米紫红色大理石的纪念碑,碑的左上方镶嵌着一枚做工精致重达一吨的铜奖章,纪念碑庄重地耸立在蓝天绿树之间,记录着中国汽车工业发展中那段激动人心的历史,这枚大奖章,或许正是一汽进入新时代的一块里程碑。王者解放,在结束了三十年一贯制以后华丽转身,重新登上了中国汽车市场的巅峰!

  进入90年代以后,除了军队和特殊用途外,国家基本停止了下达指令性计划的做法,企业的生产经营活动完全由市场需求拉动。随着计划经济时代的结束,品牌要持续发展就必须跟上市场形势。

  当时的市场,平头汽车具有视野广阔、驾驶方便、承载系数高等诸多优势,已成为汽车用户追逐的焦点,驾驶室平头化已经成为发展趋势,是载货汽车结构技术参数与先进制造技术的标志。市场的选择是无情的,解放再次面临着艰巨的考验。

  为了与市场发展趋势接轨,一汽启动了平头柴油车的研制工作,对于一汽来说,开发平头卡车是全新的尝试,当时企业最紧缺的是资金。为了解决资金问题,一汽与青岛市政府合作,成立了一汽青岛汽车厂,从日本三菱引进了平头驾驶室模具。柴油机方面,一汽在开发二代车型时已经试制成功了CA6110柴油发动机,大连柴油机厂和无锡柴油机厂也陆续进入一汽,成为了解放卡车的柴油机生产基地。1995年5月,解放正式推出了第三代六吨平头柴油车CA150PL2,填补了平头车的空白,并结束了长头车 40 年一贯制的历史,从此形成以平头为主、长头为辅,长平并举的格局。

  第三代车型下线年代中后期,扩大内需促使中重型载货车市场持续快速发展,一汽也在此时通过增加发动机排量、加重后桥、加厚大梁等举措,开发出中重型卡车。

  除了基本型以外,解放还开发出各种变型车,以产品多样化适应市场的多元化。比如:满足煤炭矿石运输特殊需要的拉煤王和新拉煤王;适应西北地区风沙大、气候恶劣环境的西北王;在9吨车型基础上对动力系统、传动系统、承载系统、电器系统优化改进后的巨能王、工程王等。2002年,一汽还针对用户广泛选用的工程王、巨能王、西北王,在发动机、离合器、变速器、后桥这四大关键部位进行改进和加强,推出四大加强型卡车,解放迎来了第四代车型。

  2002年7月15日,解放四大加强型工程王卡车下线年,解放中重型卡车连续七年取得全国销量第一、市场占有率第一的成绩。从2001年开始,解放的中重型卡车产销量也超过了其中型卡车的产销量,这成为解放品牌产品结构变化的一个重要信号。2002年上半年,一汽解放中重型卡车销售11.2万辆,超越世界卡车巨头奔驰和沃尔沃两大公司的同期销量,跃居世界第一位。

  90年代末,中重型卡车在大规模基础设施建设和远距离重载物流面前,开始显得力不从心,重型卡车逐渐成为大宗货物运输市场上的的首选,面对这样的变化,一汽开始着手研发真正意义的重卡,并且首先从大马力的柴油发动机开始。要知道,当时我国在发动机整体开发水平上落后发达国家20年。

  为了尽快赶上世界先进水平,一汽曾尝试过与奔驰合资,在谈判中,奔驰开出的条件是只能保留解放原有的销售服务网络,合资产品要放弃解放品牌,转用奔驰品牌,这种条件解放当然不能接受,谈判终止。最后,一汽领导毅然决定:解放这个民族品牌绝对不能丢弃!整车和三大总成我们全部自己来做!从此以后,一汽在自主发展道路上坚定前行,在竞争对手纷纷选择合资的背景下,解放坚持自主,成为了中国汽车工业和民族汽车品牌的一面旗帜!

  2004年7月15日,解放第五代产品奥威重卡下线日,一汽解放自主研发的解放第五代奥威重卡下线。奥威采用奥地利AVL公司提供的技术升级,驾驶室也是全新打造,摆脱了一直模仿日系三菱驾驶室的年代。奥威的问世使解放真正进入重卡市场,其产品竞争力在国内处于领先水平,在国际上不落后于欧洲车型。2005年1月,解放悍威重卡下线。之后,解放平台自主产品大威、骏威系列卡车相继投放市场。

  与此同时,在开发第五代车型的过程中,为了保持企业的长远竞争力,一汽在2001年就决定研发新一代产品,启动了解放J6的规划和开发。在自主研发解放J6的过程中,一汽共计取得创新技术300多项,申报国家专利197项。2007年7月15日,历经6年打造的解放第六代重型卡车J6正式下线投放市场,并先后荣获中国科学技术进步一等奖,中国汽车工业科学技术特等奖,并成为了2009年中国年产第1000万辆汽车的代表车型!

  王者,最终要由市场来检验,在瞬息万变、大浪淘沙的市场竞争中,站得最久、站到最后的,才是真正的王者。

  在产品结构调整、适应市场发展的进程中,一汽解放也曾遭遇过短暂的低谷,一度被挤出行业前三,市场份额降到只有16.4%。然后,强者恒强,只用了不到五年的时间,一汽解放就走出低谷,重回巅峰。2016年,一汽解放重卡销量重回行业第一,2017年,解放将领先范围从重卡扩大至中重卡,2018年上半年,一汽解放继续保持强劲势头,累计销售中重卡16.9万辆,份额达到21.8%,说解放王者归来,线年解放中重卡销量及份额变化

  王者归来的背后,是一汽解放坚持改革带来的效率提升。早在2015年,解放就主动对机构进行调整改革,成立了产品管理部,设置品系经理,按品系和车型实现了商品策划、开发、准备以及制造过程的质量成本控制的一体化,2017年10月,在一汽集团的统筹安排下,通过正式设立事业本部,解放实现了全价值链过程(研、产、供、销)的功能闭环,企业的运行效率再度提升,确保实现解放产品的准、快、合、领。准就是精准把握用户需求,将研发什么生产什么转变为从市场到市场的有效开发;快就是快速应对市场变化,缩短问题解决周期;合就是整合开发资源,发挥合力赢得竞争;领就是品质技术领先,组合产品引领需求。

  王者归来的背后,是一汽解放坚持创新带来的不竭动力。且不说解放在2018年推出了比肩欧洲标杆、达到国际一流水平、全生命周期成本最优的第七代产品J7,且不说解放近年来围绕用户需求推出的 荣耀版、领航版、质惠版以及四季款、南方款、北方款、高原款等一系列细分市场车型深受用户好评,且不说解放在智能制造和绿色发展方面加快布局,成功打造了国家工信部智能制造试点、山东省首批智能制造试点示范等一批高端项目,单单是在汽车智能化发展方面,继2017年4月首先完成了行业第一次智能驾驶实车演示、10月完成国内首次高速公路L3级智能车辆路试以后,2018年4月18日,一汽解放一口气发布了包括自动驾驶、智能编队、无人环卫、智能港口ICV等在内的一系列L4级系列智能车产品及技术,再次让行业瞩目,如今,在智能汽车方面,一汽解放已经是走在了国际的前列!